icon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公司动态>高德新思维:要做打车平台的“平台”,但不抢滴滴饭碗

高德新思维:要做打车平台的“平台”,但不抢滴滴饭碗

撰文 房煜 虎嗅网主笔 打开高德地图,它首先是个导航工具,但是利用高德打车也不是不可以,一项数据的突出,使得阿里巴巴也需要再审视一下这个移动端导航工具的潜力与边界。作为国内第一家日活过亿的出行平台,高德是不是还有更多的想象空间? 艾瑞咨询的一份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国内移动出行用户已达到4.99亿,相比2014年增长了近1.5倍。然而,市场快速发展的同时,用户需求并未得到充分满足。对于用户而言,高峰期打车难、体验感参差不齐成为出行过程中遇到的主要问题。 如何破解这种局面?阿里巴巴合伙人、高德集团董事长俞永福提了一个新的想法:“高德将充分依托自身在连接、技术、生态等方面的优势,帮助传统出行企业实现线上线下的深度融合,共同打造新出行生态。” 这里面的关键词有两个,第一是出行新生态,第二是传统企业。 出行新生态 说到出行生态,其实这是个比较广义的概念。既包括打车出行,也包括各种公共交通方式的出行。所谓的新生态“新”在哪里?但是很多人首先关心的是,这究竟是怎样的一个蓝图构想?它和现在处于市场主导地位的互联网出行平台滴滴打车又是怎样的关系? 所谓出行新生态,俞永福表示:“我们要将线下交通出行企业的司机、车辆、营运经验和线上移动出行平台的连接、技术、生态能力打通,取长补短、陆空协同,共建‘新出行’生态,共同满足用户的出行需求。” 现在打开高德地图,点击打车按钮,下拉菜单,会看到一个蓝色界面和醒目的宣传口号,一键全网打车,又快又省。十个字背后,其实是一个一站式解决出行问题的宏大蓝图。 简单说,高德现在做的的事情,可以理解为“平台的平台”。高德集团总裁刘振飞表示,可以理解为“第四方平台”。 打车运输的目标是人,其实在运输货物的物流领域,早就有“第四方物流”一说。除了甲方乙方,像顺丰德邦这样的物流企业都可以理解为第三方物流公司。而后来物流圈又出现所谓的园区模式,通过把各方运力汇集到一个集中的区域内,形成运力池,通过互联网手段进行匹配和调度。这样的平台被称为第四方物流,与之对应,高德自然也可以说是出行的第四方平台,只不过,这一平台的载体是基于线上的流量与运力进行匹配,而不需要线下载体。 关键是,对于像滴滴这样在市场已经处于领导地位的品牌,该如何看待这种的“新生态”?他们的关系如何处理?有人甚至提问,高德是否会既当裁判员又当运动员? 对于此,刘振飞强调,第一,不存在既当裁判员又当运动员。“我们不可能下场做运力和线下运营,我们非常清楚我们长项是互联网这段,我们是空军,地面我们没有能力也没有兴趣参与。”此外,即使是从商业模式的角度,刘振飞表明高德也无动力做这件事。“集团对高德的期望很简单,没有任何赚钱的要求,只是做好产品体验,让老百姓愿意用高德地图,跟高德谈的时候也是这样的要求。” 换句话说,高德无意成为一家打车服务的公司,只是说为了让用户更高频的打开高德地图APP ,打车这个高频场景高德肯定不想放弃。 对于滴滴打车,刘振飞称:“今天在高德上可以叫到滴滴的车,是因为滴滴是我们重要的合作伙伴。我们是中立的平台,我们有很强大交通出行领域的技术能力,所以我们跟滴滴合作,从滴滴创业到今天我们都是非常好的合作伙伴关系。” 从策略上看,高德似乎也是有意另辟蹊径。刘振飞表示:过去十年,共享出行行业可谓是蒙眼狂奔。互联网连接了数以亿计的用户,但从业者所提供的出行服务却很难让用户满意。“因为在出行行业,无论跑的多块,估值多高,独角兽多光鲜,专业和经典的传承才是真正的灵魂,互联网能力只是肉体,不要让肉体跑丢了灵魂。” 他指出,从市场格局来看,互联网新出行势力的市场份额超过90%,处于绝对垄断的地位。传统出行相比之下缺位了,没有发挥出应有的能量。 所以,高德地图的思路恰恰是从传统出行入手,来打造一个“新”生态。具体做法包括发布“传统出行数字化升级方案”,从“连接、技术、生态”三个维度对传统出行企业提供支持。“可以为网约车企业提供一站式的服务,包括让获客更精准、让行前调度更智能、让行中更效率和安全,同时还支持行程结束后的一些客诉处理等问题。”俞永福解释说。 连接方面,依托自身海量出行用户,以及支付宝上的高德打车小程序,高德地图连接了最广泛的出行用户,能帮助传统出行企业实现用户的规模化触达。 技术方面,高德地图为网约车企业提供了一站式出行解决方案,可以让获客更精准、让行前调度更智能、让行中更效率和安全,同时还支持行程结束后的客诉处理等问题。另外,针对出租车企业的实际需求痛点,高德地图还推出了新出租车数字化方案。 生态方面,高德地图联合了阿里巴巴经济体成员,在数据、风控、支付、金融等方面为传统出行企业提供全方位的生态扩展的能力。 在这个方案正式发布前,其实高德已经与部分企业开始了合作,依托传统出行数字化升级方案,享道出行的获客成本降低数十倍 ;及时用车在15天内就完成了从0到1的接入上线,“拎包入住”;湖北宜昌交运集团旗下的峡客行,高德为其贡献了90%以上的订单。 阿里眼中的高德 谈及高德集团,就不能不从阿里巴巴的一盘大棋角度去审视高德。前面刘振飞说,阿里巴巴对高德的要求很简单,真的如此吗? 高德地图副总裁王桂馨表示:“高德对于阿里生态而言是基础设施型的业务,高德上面出行的业务是对传统出行方式和用户出行需求的满足。高德最早是做自驾导航出身的,这之上我们接入了公交的实时数据,我们接入了步行导航,我们有骑行相关的服务,我们从用户需求上可以看到用户对于地图上实现共享出行的服务有明确的需求。我们在2017年的时候开展了打车的模式,阿里体系内高德不会以打车,网约车这件事情作为我们盈利出发点。” 阿里巴巴逍遥子在2017年提出了阿里巴巴要做“未来商业的基础设施”,今年年初又提出了“商业操作系统”。这一战略高度的规划,对于各个子业务板块自然都有辐射作用。对于高德,自然应该是“出行领域的技术基础设施”。 刘振飞也强调:“阿里对高德的定位是在交通出行领域我们做好技术基础设施,我们利用十几年的地图能力、定位能力、导航能力,助力交通出行领域,包括共享出行的领域转型升级发展,这是我们的定位,而不是我们靠这个赚钱,阿里巴巴有方法赚钱,不靠打车赚钱,我们要做好出行服务。” 但是既然是基础设施,眼里如果只盯着打车这件事,反而是太小了。刘振飞谈到了未来要做的三件事: 第一是继续把出行行业做透做深。第二是智慧交通。“中国有15亿辆车,司机也是几亿,中国的高速公路非常发展,车也普及了,路通了,交通治理成为非常大的问题,上个月在合肥开交通峰会的时候发现交通治理是一个大问题,而我们恰好在交通大数据方面有多年的积累很多经验,我们希望在交通发挥作用,为各个城市解决交通拥堵,更好服务政府管理。” 第三件事则是信息生态。刘振飞举了个例子,比如在成都想去个酒吧,怎该么找呢,高德地图可以找。“地图是对物理真实世界的索引。”刘振飞表示,在他看来,从信息生态的角度,结合未来5G技术等新趋势,未来高德会有更多的想象空间。 听起来,是不是更加像那个以团购起家的公司了?
相关文章: